除荒

每年这个时间,都是不确定的阴晴冷暖。

阳台的植物们都憋足了劲地生长,冷空气一到,又被迅速叫停。
狐獴像是云游而来的管家,盯住别家的屋子,心里的事多了去了。

这样的生长速度,覆盖了冬天的荒凉感,有时候我很想就这样日复一日。

最近的梦很多,不算好的梦境,但是也没有噩梦感。
只是更难懂。
独立惯了,无所依赖,离家愈远,愈是无所适从。

关于究竟该活成什么样子。
一个标准,当你认同它的时候,它可能是枷锁或者标杆;当你不认同或不在乎,它自然也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     写于    2017-03-15  07:50




共591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  

   
☂arcy